網紅校長唐江澎:我不是堂吉訶德,想讓理想教育展現漸進模樣

澎湃新聞記者 陳卓

2021-03-17 18:26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教育的真諦是什麼?我們要培養什麼樣的學生?我們要給孩子提供什麼樣的教育環境?……
或許是公共討論空間很久沒有聽到這樣探究根源的問答,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錫山高級中學校長唐江澎日前的“走紅”,才顯得如此可貴。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委員通道短短几分鐘,唐江澎侃侃而談的一席話在當天及其後幾天都刷了屏:“學生沒有分數,過不了今天的高考;但孩子只有分數,恐怕也贏不了未來的大考”、“好的教育應當是培養終身運動者、責任擔當者、問題解決者和優雅生活者”……
3月10日早上,唐江澎接受了澎湃新聞記者一個半小時的專訪。他表示,那些話並不是一時説説而已,實際是他長久以來的教育理念和思考的“濃縮”和展現,也是在他治下江蘇省錫山高級中學(以下簡稱“省錫中”)十餘年來一直在進行的探索。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錫山高級中學校長唐江澎

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錫山高級中學校長唐江澎

在他看來,這些話之所以一下“火”了,可能是因為教育正處在一個由“分的教育”轉向“人的教育”的艱難轉型期,人們普遍有着許多的糾結和矛盾。
“人們對糾結和矛盾既要兼顧這樣,又想兼顧那樣,難得找到一種平衡的時候。我的這些話,可能用一種最簡潔的形式表達了許多人的期待和思考。”唐江澎對澎湃新聞説。
北大的一位教授説,他所在某個羣裏討論的通常都是學術圈子裏極專業的問題,很少有公眾話題能聯繫進來,但是那幾天,專業羣裏議論的都是唐江澎的答問。
江蘇省錫山中學有畢業生在知乎上留萬字感言,“我想談的不是省錫中教給我怎樣的知識,而是樹立了什麼興趣,培養了怎樣的學習方式和學習態度。”
讓學生們印象深刻的是,在省錫中,有着相對奢侈的體育與藝術課程,以及8小時的睡眠時間;能在高中階段接觸到與不同大學合作開設的多元課程,學生得以可能儘早發現自己的興趣、長處以及思考“為什麼而學”。
省錫中還成立了“模擬城市”,由學生擔任城市治理者,面對學校這一真實世界,通過民主的方式解決問題,比如食堂飯菜安全問題就由學生組織每天檢測……設在食堂內部的食品檢驗檢疫中心,學生每天抽檢當日食材的農藥殘留、重金屬污染問題等,結果當天公佈

設在食堂內部的食品檢驗檢疫中心,學生每天抽檢當日食材的農藥殘留、重金屬污染問題等,結果當天公佈

學生每天抽檢當日食材的農藥殘留、重金屬污染問題等,結果當天公佈

學生每天抽檢當日食材的農藥殘留、重金屬污染問題等,結果當天公佈

省錫中鼓勵口述史研究,並將所在區域文化融入課堂和建築之中,引導學生對腳下的這片土地以及周遭的人事變遷投以温情和好奇的關注、發現。
他還設立校長特別提名獎,對那些成績或許一時看上去平平,但在其他方面有所得的學生獎勵,比如給天天給父母打電話的孩子發“孝心獎”,給天天跑步的孩子發“堅持獎”,等等。
他對學生説,不要去抱怨高考,因為高考還是保持中國社會的人才選拔公正性的一個良好的制度設計。在分數錄取短期不能改變的情況下,“我們唯一能夠做的是讓分數帶有生命的體温”。
他不認為自己是個理想主義者,也不覺得自己的一番話是在嘶喊些什麼。他説,千萬不要把他看成一個堂吉訶德式的形象,他只是一個“有點兒教育理想和專業情懷”的校長。
作為一名高中校長,他希望努力創造一個多元化的世界。這個世界有象牙塔般的美好,引導學生在分數之外,關注藝術美感、價值、意義等“人之所以為人”的部分,是我們理想教育的漸進模樣。
同時,他又竭力讓這個世界能夠與真實世界保持同步和協調。真實世界永遠面臨問題、約束、事與願違,比抱怨更加重要的是尋求解決,併為此承擔代價。
正如他身體力行的,好的教育是在應然與實然之間尋求平衡。堅定理想的方向,設定有限、漸進的目標,做出一些實在的改變,“哪怕這種改變不那麼驚天動地,看起來微不足道,但一定要相信時間的力量,久久為功”。
在江蘇省錫中,高三開設藝術課,“從先是一個月一節課試試,沒有影響到高考成績,那好,慢慢加到兩週一節課,一週一節課。”
作為全國政協委員,他今年的提案關注兩點。一是教育公平。他建言振興縣域教育,而不是做大“超級中學”,使得每50萬人可以擁有一所優質高中;二是培養拔尖創新人才,讓學生有選擇、分層次考試,減去不必要的苦和累,不要讓“立志成為工程師”的孩子對古詩鑑賞鑽研那麼深,也不要讓預備上考中文系的孩子把大量時間耗在刷數學難題上。
四十年前,因為小兒麻痹症,唐江澎錯過了嚮往的北大法律系。談到後來種種因緣際會,他從落考生成為民辦語文教師,再從陝西南下來到無錫,一步步成長為名校校長,他認為,最終落底不過“認真”二字。因為沒考上大學,因此格外珍惜任何學習機會。
也是從研讀江蘇省錫山高級中學的前身(無錫私立匡村學校)的114年校史的經歷中,唐江澎慢慢形成自己的教育理念,也得以在蘇南這片素來崇文重教且有財力保障的土地上,一步步前行,實踐從應然走向實然的教育事業。
還有兩年就要退休的他,已經開始有計劃、有意識地在學校中層幹部中培養一批有治校能力的後備校長。他非常認同南京大學文學院長程千帆教授“三路”之説——當老師時,要走好專業治學的路;當院長時,要引領學科建設的路;臨退休時,要讓出未來發展的路。“我在當校長的時候,我開創轉型的路。退休之前我就要鋪好路,讓好路,鋪好未來的路”。
儘管擁有全國政協委員、語文老師、名校校長、教育家等諸多身份和標籤,被問到哪一種身份才是他的自我定位和期許時,“那肯定是語文老師”,唐江澎對澎湃新聞篤定地答道。“如果有更多的機會的話,我還是願意多多上課。”他説。
【深圳香港物流】
程千帆先生説人生説的特別好。第一個做老師的時候走好專業的路;當院長的時候,他就引領學院發展,我説我在當校長的時候我開拓轉型的路,是吧?退休之前我就要鋪好路,讓好路,鋪好未來的路。
澎湃新聞:您最早在陝西沒考上大學,然後當語文老師,後來來到了江蘇的省錫中,做校史整理等等,又當了16年校長,您覺得這些經歷對您整個教育理念會有哪些影響和塑造?

唐江澎:我是其實一個挺沒目標的一個人,我只是覺得我有一個大的方向,然後我就把眼前碰到這事,認認真真做好就完了。
比方説讓我去做校史,我就認真去做校史,我也沒想到後來發生這麼多的事,但是我做的時候很認真,我就產生了好多的想法。
再比方説,當時學校在1996年的時候也安排我和華師大的一些教授一塊去搞課程研究,其實我語文老師做課程研究的也沒人會感興趣的,但我覺得我這沒念過大學,這又是一個好的學習機會,我就和這些教授就接觸,我把他們的書拿出來,一本本硬看,沒想到看到現在我對課程這個理論已經有了這樣的理解或者掌握的程度。
再比方説,我參加一個課題組高考命題研究,我就覺得挺好玩的,沒想到這個就構成我自己的一個專業領域特長了。有人又叫我去編教材,教材這個領域我也做的不錯。把這些東西做完之後,突然間發現其實你還挺全面的,你對課程、教材、教學評價、教育知識方方面面你都瞭解的,都有一定深度,就成就了你今天的一個比較綜合的、比較貫通的一個想法,所以這就叫體悟。
澎湃新聞:您其實做所有的事,就是“認真”這兩個字,然後慢慢這些點都連成線了,可以這樣理解麼?
唐江澎:只管耕耘,不問收穫,我覺得這是我最大的一個特點。我給你舉個例子,教育部説讓我去審查教材,那我就認真去審查教材,我用了半年多的時間投入,春節期間什麼的(節假日)都投入,人家就説你審查教材,你最後能獲得點什麼東西呢?就一張感謝信。
但是我是覺得收穫很大的,我瞭解了教材,我還特別高興的是,在新教材裏邊還表達了我的一些觀點,我把我認為對孩子們可能不利的一些東西,把它審到了,我覺得這就挺好。
澎湃新聞:這種“體悟”式的經歷,成為您任校長後的治校思路?
唐江澎:我現在全部實行的都是體悟式教學和體悟式管理。
比方説,我們現在探索的“月度校長”。因為我還剩下不到兩年的時間就退休了,我就挑了6個年輕的人,他們1個人1個月當校長,全面負責,全權決策、全真鍛鍊,全程考核。
其實就是體悟,你不把這事交給他,不在其位,難謀其政,難長其才,我自己就只是出題目,然後你要來問我這事該怎麼説,兩字“你定”。我跟他們説,你們要大膽決策,敢於負責。如果出了錯我全部我頂上,但是你們要大膽拍板。
我相信能培養出一批校長來的。
澎湃新聞:您是很早就開始謀劃這件事了,怎麼樣去為這個學校找到一個接下來的管理者?
唐江澎:對,從去年9月份已經開始了,我是在我退休還有三年的時候我就開始做。
程千帆先生説人生説的特別好。第一個,做老師的時候走好專業的路;當院長的時候,他就引領學院發展;我説我在當校長的時候我開拓轉型的路,是吧?退休之前我就要鋪好路,讓好路,鋪好未來的路。
澎湃新聞:您身上有多種標籤和符號,語文老師、名校校長、教育家……如果您給自己選一個標籤和符號作為自我定位和期許的話,您更願意選哪一個?
唐江澎:那是不用想的,我肯定是語文老師。
我一直以為我未必是全國最好的好校長,但我曾經是不錯的語文老師,如果有更多的機會的話,我還是願意去做上課。
澎湃新聞:關於語文,現在有種看法是,因為它是主科,所以它重要。您怎麼看待這種説法?
唐江澎:大錯特錯,我的語文教學的觀點非常清楚,我説的比“四個者”還早,老早就提出,培養終身閲讀者,培養負責任表達者,培養有美感的生活者。
我完整的教過三年的學生,大概都會在這幾個方面得益比較多,有終身閲讀的能力,但是表達都很注意。我覺得這也是現在的好多老學生,他們都會説給跟着我上來以後有一些終生受益的東西。語文課它重要,只説是主科,那就理解太窄了一點。
澎湃新聞:突然成為“網紅”,有給您帶來哪些不便和困擾嗎?
唐江澎:這會兒(3月10日早上8點多)就已經三四個電話在打進來。
我不希望被理解成,好像這就是因為我一人之力,像是堂吉訶德那樣,不是這麼回事。其實江蘇好多學校都做的挺好的,他們的戲劇課、藝術活動都搞得非常好,這是江蘇一種普遍趨勢。大家都如此,不是我們一校如此,也不是我一個人。
還要注意到,我們無錫的社會環境,對我們學校提供了巨大的經濟支持。所以我們有些東西實施起來推進起來,還是擁有比較充足的財力保障的,這是一個不可迴避的問題。
第三,其實我們的老師、家長,在我們學校推進改革的過程中間,都是確確實實一致性比較高,沒有什麼好像是我有個對立面,怎麼把大家説服的,一般文學作品中常出現的“衝突”,在我這不存在。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李克誠
校對:張豔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唐江澎委員,網紅校長,省錫中,教育問題

相關推薦

評論(194)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